泥炭沼泽才是peatland

又长大一岁了

以后要付刑事责任了

我明天不放假,后天也不放假,大后天也不放假

我们学校是打假专业户

所以我的格林威治写不完了

我急需要一个画绑或文绑(???(废沼不配拥有画绑文绑

我总有一天会被摄影社员气成炤炤

连个术语都听不懂

又是一年宣传照拍成狗屎

我真服了他们的心理素质

浪费我一下午时间凹造型化妆

我就不该相信他们的狗屁改变

那个占一下tag

马上100fo然后搞个小活动

可以私我发脑洞或者情话还有CP(因为最近有点瓶颈)

我会一个一个慢慢写

啊,就这样吧,我是条咸鱼不要有太高期望值

话说我这么废竟然也有粉

可以评论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关注我吗?

嗯,我永远爱你们!

【索路】秘密藏在心里

*我不是后妈,路飞这篇很幸福

*不要吃多了糖是时候学索大空手接白刃了

*文不对题系列


        啊……眼前有光,自己,还活着吗?

        天生的,几乎是与光到达自己眼睛的同一时刻,剑士的直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很重要的,失去了,就再也没有的。

      有血腥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啊,路飞说过,他最讨厌火药味了,真是的,明明都是海贼王了,还这么孩子气,身经百战的人,竟然忍受不了每战必有的火药味,说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不过,这只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没有其他人知道,就像从没有人知道那个秘密一样。

      两个人的,两个人一起。

       “喂,路飞,走了,再不走我就把你的肉都吃掉了哦。”

        “臭厨子做了很多肉,不要浪费了。”

         啊,说起那个臭厨子,真是让人不爽呢,竟然企图和自己平起平坐,船长的左右手也就罢了,还想企图更多,所以自己动不动找机会和他打一架,不过,上一次打架,好像很久了吧?大概是死心了吧,不过也好,路飞,只需要我一个。

       处刑场的初识,大概是一切秘密的开始吧?没有人会知道为什么他们俩一相见就如此之有默契,那天,冷静的魔兽遇上了第一个让他内心有些动摇的人,那时候自己热血得像个愣小子,一个近乎耍赖的要求自己竟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下来,赌上了自己的余生,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拔剑,替他挡下背后的危险。

      他是海贼王背后坚实的力量,是永远信任,永远不背叛。

       “你当时为什么会想把我拉入伙?”没有回答,背上的温软愈发沉重,大概是睡着了。

       暗自嗤笑自己怎么忘了,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很多很多遍了啊。

       “因为一看到索隆就觉得超有趣啊!感觉一定要把这个人拉入伙,不然就会错过什么,嗯,哈哈,反正就是直觉啦!”

       “而且,索隆也很强,是我很好的伙伴!”

         然后那个笨蛋就傻乎乎地笑起来,用他的橡胶身体缠住剑士先生,问东问西,不时会得到一个看似暴风骤雨的叱喝落在身上却是轻轻的如同拂痒一样的敲脑壳。

       真是的,剑士的心可不该这么容易动摇,应该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扒下来,两人面对面地坐着,然后由自己认真地告诉他,不能这样对别人撒娇,要好好听别人说话。

       “对索隆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因为我本就是一头羁押的野兽,现在只是暂时的按耐住野性,守护着那鲜美可爱的幼崽首领,谁又知道,哪一天忠心耿耿的守护者竟会对幼主产生不伦之想呢?

       唯有距离,才能抑制住野兽,唯有距离,才能吸引住野兽。

       像现在,就很好。

       但是野兽本身却按耐不住,伸出了手,小心翼翼地收起来那平时引以为傲的尖牙与长长的利爪,在那纯洁不谙世事的主人的脑袋上摸了一摸,应该是毛茸茸的吧,像春天里晒足了阳光的嫩草,带着软软的慵懒和温暖,让人忍不住打上一个不顾形象的哈欠,整个都想陷进去。应该很舒服。

      嗯,真的,很舒服。

      果然是珍藏了这么久的宝贝啊。

      于是野兽很享受的睡着了,把珍惜的宝贝当做抱枕放在怀里,谁也抢不走。

     幼主是守护兽的宝贝,这点秘密,谁也不知道。

     守护兽喜欢抱着幼主睡觉,喜欢暖烘烘的感觉,喜欢在阳光下,偷偷地睁开眼,看一下虽然很抗拒但是还是睡着了的可爱的小幼主,然后生怕别人发现的,很别扭的,把头抬起来,紧紧闭着双眼,一遍又一遍地回想明明近在眼前的脸。嘴角会上扬,风会微笑。

       真的,好幸福啊。

       这个,也是两个人的秘密。

       索隆偷偷亲过路飞的眼睛。

       路飞说过:“最喜欢索隆了。”

      索隆没有说自己第一眼看到路飞,就对他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感情,不过,这点事,两个人都知道,也只有这两个人知道。

      路飞为索隆穿过婚纱,纯白的,长长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索隆在两年修炼期间,想的都是路飞,哭着的路飞,怒吼的路飞,心碎了的路飞,索隆要变强,为了路飞。

      路飞在两年修炼期间,想着如果汉库克非要和他结婚的话,他就直接说他喜欢索隆好了。

      索隆在路上催了佩罗娜很多次,因为他要第一个,赶到路飞身边。

      路飞在回合途中,做过噩梦,索隆死了,索隆变心了,路飞发誓就算索隆变心自己也会祝他幸福。

     索隆一直很担心路飞的身体,所以有偷偷找过乔巴问补养身体的方法,然后让路飞照办,做到一项,奖励一个亲亲。

    索隆,路飞,索隆,路飞,有好多好多的秘密,是两个人的,专属秘密。

     索隆知道路飞死了。

      索隆一直在骗自己路飞只是睡着了。

      索隆没有告诉别人自己还是忘不了路飞。

      索隆背上多了个大大的玩偶,眼下有伤疤,带着草帽,不会笑。

     索隆从来不让别人碰路飞的衣服。

     索隆一直认为路飞在和自己一同战斗,打赢了,两人就可以汇合了。

     索隆再也没有抱着任何软软的,暖暖的,在阳光下睡觉。剑士,不需要无意义的休眠。

     大剑豪一直一直都爱着海贼王,到死为止。

     索隆,索隆,是索隆一个人的秘密。

     抱歉了路飞,我没有听你的话,他们都知道,我喜欢你,我没有守护好我们两人的秘密,那么,就让我,以死谢罪。

     “笨蛋,索隆是大笨蛋。”

     嗯,我是,要不然不会喜欢上你这个疯子。

     …………

     “在第二代海贼王蒙奇·D·路飞死后两年,世界第一大剑豪索隆,失足落海,死亡。”

     路飞,我来,找你了哦。

     等我,海贼王。



     我觉得还可以,按照要求变甜了啊

你是我追逐的光

*是巴托洛米奥与路飞,巴托洛米奥单恋并且有臆想症

*今天的我依旧处在阿屿老师加了我的兴奋之中 @北屿 

*巴托洛米奥的一切行为来源于我的兴奋发癫

*我就一傻子不要理我


        “叮咚——”巴托洛米奥躺在床上,自以为帅毙了的摸了一把自己原谅色的头发,慵懒地抬起自己的眼,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哪个傻子一大清早的来烦你巴托洛米奥大爷我!”

      然而在他的舍友眼睛里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巴托洛米奥把自己睡得像拖把一样的头发(还是发了霉成了绿色的)反重力捋了上去,勉勉强强地把自己被不明黄色结块物糊住的眼睛拉开,中二气十足的嗷了一嗓子:“啊呜呜呜呜!”

      然而几分钟后画风就不是这样了。

      某只巴托洛种中二型藏獒此刻正兴奋地在床上打滚,踢下来一堆路飞限量版珍藏照草帽团限量版手办路飞同款手环以及超珍贵的路飞前辈摸过的铁栅栏(巴托洛米奥从竞技场硬拆下来的)。

       这就很不正常了,不,是非常不正常。

       首先你需要知道巴托洛米奥对草帽团的执念,对,尤其是草帽小子路飞。怎么说呢,如果他和别人都在德云社培训,别人一出来能报一段长长的菜名舌头不带打结的,他可能会把草帽团每一个人的生平事迹全tm押韵报出来,对,全部,包括几岁尿床几岁和别人打架啥时候入的草帽团与某某某是否有些不得不说的秘密渊源。他就一查户口查履历啥都查的人,草帽团专属外表中二内心纯情的沙雕脑残粉。当然,我们在本人面前需要道貌岸然地说:“好,真好,好就好在nmlgb(这句话划掉)”然后你就能看见我们路飞后援会威猛的会长扭动着他硕大的身躯宛如乔巴一样娇羞,惊悚感不亚于看见奥特曼战斗形态跳了段《恋爱循环》。然而本人丝毫不觉呢。

       其次在大众眼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东西,都超——超——超——贵的!但是由于巴托洛社长:“钱财乃身外之物,路飞前辈才是最重要的!哦,路飞前辈%##%*&啊超赞啊#$^"好了,我们打住,所以这一点我们忽略。

       那么今天小巴托洛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转变?究竟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还是他本人受了什么刺激因祸得福得以享受正常完整的人生?这事儿说来可就话长了。

       这么说吧,巴托洛米奥为了勾搭草帽团的大佬可谓是做出了惊天地泣鬼神下没有底线上没有脸的死皮赖脸的行为,迄今为止,巴托洛米奥可以这样自豪地说:“我巴托,是史无前例的不要脸。”啊不是重来。“我巴托洛,为草帽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是脑残粉的最强究极结合体。”这句话可以算是没说错,因为如果别的脑残粉是大娃二娃三娃四娃五娃六娃七娃各有各的神通,那么我们鞠躬尽瘁践行社会主义好道理的巴托洛米奥就是葫芦小金刚合体技。

      他经过几个月的潜伏和暗戳戳的观察,打听到各位前辈的社交账号,并且死不要脸的采取各种措施进行攻略(bushi)膜拜与吹仙女屁,并且交给了娜美前辈一百万贝利作为扩列费,听说山治前辈一开始是很不愿意加lady以外的变态反差脑残粉的,但是据说巴托洛米奥献出了一张(涕泪交横的)路飞前辈的女装照并且与山治前辈进行一些不正当的地下交易,山治前辈才勉勉强强臭着个脸答应了,虽说眼睛没有看着巴托洛米奥并且看着路飞的女装照在流鼻血。但是!这时候就体现出巴托洛米奥身为一名脑残粉的素质了,他可以感动敬佩地说:“啊,路飞前辈和山治前辈的关系真好啊,这,这就是前辈们崇高无邪的伙伴关系吗?啊,为什么我的眼睛看不清东西了——”让我们为他这种真脑残粉的死不要脸硬加滤镜的勇敢精神,以及即使被闪瞎眼也坚持不戴墨镜的精神鼓掌吧!(霍金斯牌抗打击稻草人,你值得拥有)(深入草帽团第一天,竟发现狙击王狙击镜真实用途?原来大多数人都用错了!)

       但是,巴托洛米奥一直没有去讨要路飞前辈的社交账号,按照他本人的原话来说:“路飞前辈实在是太耀眼了,小的不配待在他身边!路飞前辈,等着我,等我再努力变强就加你!”

      好,让我们回到那条让巴托洛米奥发疯的消息:“ 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申请添加你为好友。”

      哦,那就能理解为什么巴托洛米奥在床上做了500个仰卧起坐再完成了一个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还能有力气下楼跑马拉松来冷静自己了。

      冷静完之后,他拿起手机,再次看了一眼消息:“啊,你就是那个很有意思的鸡冠头吗?我是路飞,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于是小巴托又去跑了一个马拉松喜提冠军。

     “啊啊啊啊啊啊路飞前辈竟然加我了!”

      ”我真是太荣幸了!“

      巴托洛米奥小心翼翼地发出去两条信息,过了三分钟,又拿起来看看。

      ”这样说还是不好,该怎么说呢,啊呀,已经不能撤回了吗,真是,果然是太激动了啊,路飞前辈怎么没有回我呢,是太忙了吧。“

      五分钟后,巴托洛米奥已经快陷入精神病状态:”路飞前辈怎么不回我,是太忙了没有看到,还是讨厌我了,我说话太不得体了吧……“

     一万八千四百秒后,”叮咚!“

     ”路飞前辈回复了您:哈哈哈哈你可真有趣。“

     ”啊路飞前辈原来没有讨厌我啊太好了,果然是太忙了我早该想到的啊,我都忘了我有草帽团每一位前辈的作息时间表啊哈哈。“

      ”路飞前辈!我要请您去吃肉!“这样说会不会有点太急了,路飞前辈和我还不熟啊,贸然邀请别人出去吃饭肯定会被拒绝的吧。

      然而没有呢。

      ”路飞前辈回复了您:好啊鸡冠头你真是个好人。”

      于是巴托洛米奥成功地从床上掉下去了,笑到面容抽搐地掉下去的。

       路飞前辈,你那耀眼的光辉让我睁不开眼了啊。

      为什么会这么温暖又不吝于施舍给别人啊,是太阳吗,大概是吧,我已经醉在这光里面了啊。

     不管别人说什么我也不会退缩的,小的一定会努力变强,成为路飞前辈的力量,到时候,路飞前辈也不会因为有我这样一个没用的小弟而感到为难吧。

      到那时候,请让我再叫您一声:“路飞前辈!”

      我是个贪婪的人,连光也要牢牢地抓在手心。

      而你,是光,我永远也抓不住的光。

      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要接近你,就像圣徒在天主前,只是一味地爬起来,俯下去,做着别人无法理解的长磕头,却连眼都不敢抬起来。

     你高到云霄里,我低到尘埃深处。





     我这写的什么东西,自己都看不下去,最后是我想对阿屿老师说的话!!阿屿老师看的时候麻烦把巴托洛米奥换成我!

突然发现我挖坑无数

要写给阿屿老师的文(这个一定要搞我好爱阿屿)

病名为爱虽然没有人看但是肉已经提上日程

《对不起,我爱你》路飞篇be还没搞

《正义为名》也已经废掉了

我还想写格林威治

还有七年之痒以及甜甜的asl

【罗路】小红狼与大灰帽(完整版)

*罗路沙雕童话,有哥哥们的镜头


     很久很久以前,在OP伟大王国里,有一位天真善良(bushi)的小男孩,他好心的收养人(由于不愿意透露姓名我们暂叫他火烈鸟先生)送给了他一顶9102年最新韩款高尖端智能可大可小的大灰帽。在火烈鸟先生的威逼利诱涕泪交横死缠烂打下,我们这位小男孩臭着脸接受了这顶毛茸茸的大灰帽,所以大家叫这个男孩“大灰帽”(别问我取外号为什么这么草率)。

      有那么一天,我们的火烈鸟先生突发奇想派大灰帽穿过森林去与他那据说重病的神助攻假外婆热心市民相认。据说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火烈鸟先生极其变态的扭曲着脸庞笑着,弯下了他的腰,据当事人描述,“他那装逼墨镜都快戳到我眼睫毛了,真的,不愿再回想,杀伤力百分之百。”火烈鸟先生极其和善(?)地说:“呋呋呋呋,大灰帽,去吧,去认你那失散多年的外婆,要和善些,像我这样笑!”

       "……“大灰帽没有动,大灰帽连眼睛都没有眨,大灰帽甚至想把这名疑似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沙雕市民的初始设定墨镜摘下来然后与他的24K钛金小绿豆眼对视并且戳一下他一本正经逗比的眼珠。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两人保持对视状态,火烈鸟先生还扭曲着他的脸庞扯着他的嘴角示范何为礼貌而和善的微笑,并且同时吃痛地抽搐着眼睛。

       “难度100,完成度90,流畅程度50。”大灰帽在心中默默的打了一个分,然后把墨镜波澜不惊的放回火烈鸟先生的脸上,并且为火烈鸟先生带上一个禽类专用防偷吃口罩,趁火烈鸟先生还未反应过来提走那个装满了肉的篮子飞速地向森林跑去。

        “呋呋呋,罗,你就等着吧,等着那只小红狼把你撕得粉碎!”这是某位含辛茹苦养大儿子可惜儿大不由爷养了个白眼狼的可怜老父亲被解救下来时发表的伟大预言。(那个先生你可以先把你的禽类口罩摘下来再说话吗?

        好我们回到大灰帽这边,他提着篮子蹦蹦跳跳唱着快乐的歌谣,不是,重来一遍。他提着篮子面无表情疑似面瘫的向神助攻走去,决定把这一篮很诡异的肉送到那位外婆的家里,并且尽职尽责地想如果这位外婆不吃就要把这些肉全部倒入她的嘴巴里。嗯,这是大灰帽的原则,虽然下命令的人是个疯疯颠颠沙雕又二货的火烈鸟,但是还是要按质按量的完成,绝对不能有一点懈怠,这是职业的操守。

       “嗷呜,你……”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小红狼,穿着马甲带着小草帽的那种,可能是二哈的旁系亲戚,眼下有疤,或许是种内斗争时抓伤的。大灰帽冷静自制的分析了一通,心里很骄傲自己的临危不惧和能克制住上前揉一把这只一看手感就很不错的肉乎乎毛茸茸的小奶狼。哦呵呵呵呵,不愧是我罗。哦呵呵呵呵呵呵!

        “你好搞笑啊,你为什么一个人突然笑起来,你这家伙还真有趣!是这样笑的吗,哦呵呵呵呵呵呵!”

       此时罗并不想说什么,他只想赶快离开这个不友好的地方,哦,还有,离开这只单纯傻帽的小红狼。

       “喂,你,你别走啊,大帽子!”

          罗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不是大帽子,是特拉法尔加·罗!″

        “特拉加……特拉法……特……诶,好麻烦,就叫你特拉男吧!”

        “……”大灰帽战斗力为零,大灰帽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个贝波玩偶。

         大灰帽觉得这样不行,大灰帽要反攻,大灰帽伸出了他圣洁而高贵富有历史意义的那一指,露出了邪魅而鬼畜的一个微笑,眼神充满勾引,他预想着,眼前这只小狼一定会娇羞地低下他那细润而泛着红晕的脸微抬起他那由于受了侮辱而蒙着水汽的卡姿兰大眼。

       你就指一下唐吉坷德家的城堡咋还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联想呢!

        ”哦,超酷的啊,那是你家吗,好大啊!“而且我们开朗大方的小红狼也明显不吃你这一套。

       ”不过还是我们家更厉害一点,我们家住在一个超级大的洞穴里,晚上会有蝙蝠,呼呼地冒出来,虽然艾斯和萨博老是不让我去抓就是了……“

        ”……“这是一只审美观奇特的小狼。

        ”我今天来是找一个叫做大灰帽的人的,这是我的任务哦!“得,还是一只兜不住事的爱唠嗑的小狼。

       ”艾斯和萨博都早完成任务了,我也要完成任务才行!“

       ”喂,草帽当家的,你说的任务,是什么?“

       ”哦,就是把大灰帽骗入森林里采花然后把他的外婆藏起来再把大灰帽藏起来放进我们森林童话狼族特有的超逼真大玩偶狼里面啊!怎么样,是不是超——有——意——思!”

       听起来很简单的样子,而且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并且他大灰帽也不是什么会被骗进森林里采花的沙雕。

       “那,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有这样,才是一只合格的勇敢的大灰狼!我爷爷是一只优秀的大灰狼,我的爸爸也是一只优秀的大灰狼,艾斯萨博也是哦,我总有一天,会比他们更厉害,成为一只最最最最优秀的大灰狼!“

       大灰帽默默在脑子里面理了一下关系,已知小红狼的血亲均为大灰狼,求证小红狼的爸爸不是隔壁老王。啊欧,对不起,此题无解。

       于是大灰帽一路上看小红狼都带了一种奇怪的在他看来是悲悯的看私生子的无奈而痛心的大妈专属眼神。

       ”喂,草帽当家的,你觉得我会不会是大灰帽?“

       ”别傻了,大灰帽应该要有5米高,穿着很吊的羽毛大衣,走着很拽的步子啊!那样才能配得上最最最最优秀的大灰狼来打嘛!你应该是配给别的大灰狼的小红帽吧。不过放心,不是我的任务,我绝对不会吃的哦!”

       大灰帽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张少年的灿烂笑脸,长长的眼睫毛像蝴蝶一样扑闪扑闪,如大海般的眼眸里只有他,这个怨天怨地的丧气大灰帽。喂,大灰帽这是怎么回事,心中突如其来的一阵悸动,心跳也骤然停住,仿佛在确认着什么,又猛地加速起来。如果是在平时,他会自信的下结论,心律失常,不过,今天不一样,他不再是那个自信冷酷的大灰帽,他是这只小红狼嘴中的特拉男,他是他自己,即使心律失常,他也不会理会,首先他要做的就是——

         “妈的你说谁呢,那你也永远不会成为最最最最优秀的大灰狼!”

          “你说什么,橡胶橡胶——”

          “因为你就是一只小红狼,怎么可能成为大灰狼啊!”完了,今天我大灰帽将要命丧此处,请好心人往我的坟上撒一抔黄土,插一束花,纪念我的英勇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嗯,你说得对。”

         “??”好了现在不用撒土了,这就是一个白痴。

          “那我就改一下口号好了,嗯,就说我是要成为最最最最优秀的小红狼的狼好了!”

        “不是指这个啊,算了,跟你讲也没有用,还有你是不是对大灰帽有什么误解,草帽当家的,你描述的那个人,应该是全国最沙雕的人多弗朗明哥,大灰帽啊,可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丈母娘的心爱型万千少女的白马王子,嗯,就和我差不多。”

       “诶————”

        “喂你干嘛做出那样一副不情不愿很扫兴的样子!”

          罗一边走着,一边低头看着旁边吃着肉的小红狼,嗯,感觉还挺可爱的,就像小仓鼠一样,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一把。不过,首先有一个问题要搞清楚——

       这二货的肉是从哪来的!!

       大灰帽极不情愿的扭过头看自己的猜想变成事实,这丫的吃的果然是自己的肉!!!

       卧槽,一贯极有素养的大灰帽骂出了今生最多的脏话,我大灰帽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只小红狼手上了,还有,这只小红狼究竟有没有职业素养,他的任务不是辅助NPC把小红帽带跑然后麻溜地卷包滚蛋吗!他把玩家的道具弄没了还玩个鬼啊!

       俗话说悲愤出智商,何况对象还是15年全勤无误今天首次感觉到工作危机并且搭上了新手猪队友的冷静的大灰帽。于是大灰帽问出了一句可能让他能嘚瑟20年的话:”想吃肉吗,来呀,吃我身上的。“

       ”好啊,你可真是个好人。“

       ”…………“为什么会有这种即将被吃干抹净还能如此天真纯洁的人,哦不,是狼。等一下,这丫,之前,有变成人,是吧?

      大灰帽跪地,反思自己的三观,并且考虑兽耳天使少年森林play的可能性。

      ”特拉男,你是让我吃你的金蛋蛋吗?那个我也有哦!”

      “……闭嘴。”

      “不过特拉男的还真大啊,上面还有刺青,好酷啊!诺你看看,我的橡胶战斧金蛋蛋是不是也很棒!”

     “……你走开。”然而这个愿望显然是做不到了,因为我们可爱的小红狼已经把橡胶战斧伸了过来。

       “啊啊啊啊混蛋你给我走开!”到最后反而像是大灰帽被嫖了调戏了似的,娇羞躲在一边失声尖叫。

      并且不知从何处跳出来俩大灰狼,异口异声的说:“你这个混蛋想对我的弟弟干什么!”“我的弟弟只能吃我的肉!”

       “……”不好意思重来一遍。

       “弟弟是我的!""大黑眼圈子别想打我弟弟主意!”嘛,算了,默契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反正,最后小红狼是被那俩大灰狼扛走了。

      哦,还有,森林里多了一具灰帽无名尸体。

【罗路】小红狼与大灰帽

*罗路沙雕童话,有哥哥们的镜头

*先发一小段看看吧,我懒不想写

*我真不是唐黑

*喜欢麻烦评论个


     很久很久以前,在OP伟大王国里,有一位天真善良(bushi)的小男孩,他好心的收养人(由于不愿意透露姓名我们暂叫他火烈鸟先生)送给了他一顶9102年最新韩款高尖端智能可大可小的大灰帽。在火烈鸟先生的威逼利诱涕泪交横死缠烂打下,我们这位小男孩臭着脸接受了这顶毛茸茸的大灰帽,所以大家叫这个男孩“大灰帽”(别问我取外号为什么这么草率)。

      有那么一天,我们的火烈鸟先生突发奇想派大灰帽穿过森林去与他那据说重病的神助攻假外婆热心市民相认。据说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火烈鸟先生极其变态的扭曲着脸庞笑着,弯下了他的腰,据当事人描述,“他那装逼墨镜都快戳到我眼睫毛了,真的,不愿再回想,杀伤力百分之百。”火烈鸟先生极其和善(?)地说:“呋呋呋呋,大灰帽,去吧,去认你那失散多年的外婆,要和善些,像我这样笑!”

       "……“大灰帽没有动,大灰帽连眼睛都没有眨,大灰帽甚至想把这名疑似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沙雕市民的初始设定墨镜摘下来然后与他的24K钛金小绿豆眼对视并且戳一下他一本正经逗比的眼珠。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两人保持对视状态,火烈鸟先生还扭曲着他的脸庞扯着他的嘴角示范何为礼貌而和善的微笑,并且同时吃痛地抽搐着眼睛。

       “难度100,完成度90,流畅程度50。”大灰帽在心中默默的打了一个分,然后把墨镜波澜不惊的放回火烈鸟先生的脸上,并且为火烈鸟先生带上一个禽类专用防偷吃口罩,趁火烈鸟先生还未反应过来提走那个装满了肉的篮子飞速地向森林跑去。

        “呋呋呋,罗,你就等着吧,等着那只小红狼把你撕得粉碎!”这是某位含辛茹苦养大儿子可惜儿大不由爷养了个白眼狼的可怜老父亲被解救下来时发表的伟大预言。(那个先生你可以先把你的禽类口罩摘下来再说话吗?

        好我们回到大灰帽这边,他提着篮子蹦蹦跳跳唱着快乐的歌谣,不是,重来一遍。他提着篮子面无表情疑似面瘫的向神助攻走去,决定把这一篮很诡异的肉送到那位外婆的家里,并且尽职尽责地想如果这位外婆不吃就要把这些肉全部倒入她的嘴巴里。嗯,这是大灰帽的原则,虽然下命令的人是个疯疯颠颠沙雕又二货的火烈鸟,但是还是要按质按量的完成,绝对不能有一点懈怠,这是职业的操守。

       “嗷呜,你……”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小红狼,穿着马甲带着小草帽的那种,可能是二哈的旁系亲戚,眼下有疤,或许是种内斗争时抓伤的。大灰帽冷静自制的分析了一通,心里很骄傲自己的临危不惧和能克制住上前揉一把这只一看手感就很不错的肉乎乎毛茸茸的小奶狼。哦呵呵呵呵,不愧是我罗。哦呵呵呵呵呵呵!

        “你好搞笑啊,你为什么一个人突然笑起来,你这家伙还真有趣!是这样笑的吗,哦呵呵呵呵呵呵!”

       此时罗并不想说什么,他只想赶快离开这个不友好的地方,哦,还有,离开这只单纯傻帽的小红狼。

       “喂,你,你别走啊,大帽子!”

          罗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不是大帽子,是特拉法尔加·罗!″

        “特拉加……特拉法……特……诶,好麻烦,就叫你特拉男吧!”

        “……”大灰帽战斗力为零,大灰帽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个贝波玩偶。

        

【香路】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



*本文参与OP路右创作六十分活动,关键词为“婚礼晚宴” @OP路右创作六十分

*一看到关键词就冒出的脑洞

*我觉得微甜(?),人物OOC

*写的什么玩意儿


     他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还很幸福。

      我喜欢你,也只是喜欢你而已。

       这句话只是在他的脑海里多停留了一会,就被遗忘。

       幸福的人很难想起悲伤的事,这句话在山治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佐证。

        上帝问,你幸福吗?那时,他肯定会不自觉地扬起眉毛,努力把洋溢着兴奋的声调调整到若无其事的状态,切,跟那家伙有什么幸福可谈,他只是爱吃我做的肉罢了,哪有美丽的lady们优雅知性懂得情调。

        那时,山治总是很自豪,那个自由无羁的少年只爱吃自己做的菜,他以为,他总算抓住了这只飘摇不定的风筝的线,紧紧的。

       那时,山治以为日子就会这样过下去,他在厨房做着菜,旁边有个人会缠着自己要这要那,会一口吞下他做的所有食物再呜呜囔囔地说最喜欢山治做的菜绽放出一个比太阳还好看的笑容。他以为他会继续口是心非地说不喜欢路飞,他以为路飞会继续毫不吝啬赞美他的厨艺下去。

        不过下面,山治的世界观整个都建立在“以为”上,纵使披一层再好看的皮,也只是“他以为”罢了。

        所有的事加上一个“我以为”就会莫名伤感起来,山治如是想。

         山治曾和路飞讨论过婚礼晚宴的事宜,嘴上虽是嘻嘻哈哈开玩笑似的,心里却真的认认真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

        “花就选桔梗花吧,不媚不俗,还象征着永恒的爱。”

        “婚礼现场一定要盛大,那个白痴可是最爱热闹的宴会了。”

        “要不再做一个塔型的肉堆?再做一个蛋糕吧,一定要比大妈的那个更大更好,因为里面可是有加满满的爱的佐料啊。”

         “婚礼现场要用白色,白色纯洁,美丽。”

        “喂,再怎么不愿意到时候都要给我换掉你的拖鞋和衣服啊,要穿黑色紧身西服,穿皮鞋,喂,你有意见吗,干嘛把五官都扭成一团?”

        ……

        啧,失策了,没有和他讲,新郎一定要是我啊,那个傻瓜,一件事没有交代好,就会搞砸啊。

        他突然想起那时自己要和布琳结婚的时候,路飞,他,也是这种心情吗?他,也有在晚上不自觉地流泪吗?不,或许更糟。他,那时,可是孤注一掷,他根本不知道那个自己即将为之付出性命的人,是否愿意回来,他在赌博,他连前路都看不到,他,究竟是怎么撑过来的呢?自己起码还知道对方爱过自己,而那个少年,什么也没有,不,他还被深深地伤害了,被拒绝了,但是他没有走,他奄奄一息中,还在对自己笑,他说,跟我回去吧,山治。

        我就是他妈一个懦夫,我连抢婚都不敢,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表白!山治啊山治,你还有什么用!他愤恨地向墙上砸去,仍觉不过瘾,便拿起一旁杯子咔吧咔吧地捏碎,裂纹在玻璃杯上如烟花般绽开,碎渣深深扎人他的手掌心,不痛,大概是已经麻木了吧。他笑着,举起手,淡漠地看着血如鲜红的小蛇一般蜿蜿蜒蜒地爬过自己的手掌,如同最魅惑的毒蛇一般爬到自己的手臂上。他舔了一口,不甜,是咸的,像眼泪一样。

        许久,他才缓过神来,忙包扎起来。真是,我到底在干什么呢。要是伤到了这双手,就再也不能做出那个笨蛋喜欢的菜了吧。那我唯一可以接触他的机会,不就也没有了吗?

         “山治,你在吗?”他一惊,慌忙将手往后藏,极不自然地回答道:“路飞,饭还没有这么快做好啊,你不是刚吃过一个慕斯蛋糕了吗?”

       “啊不是啦,我就是想问问山治你会不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啦。”

        婚礼婚礼,每个字都仿佛敲在山治的心上,他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是一片混沌的黑色,只有心的剧烈跳动还证明他还活着。

        “喂山治,你还在听吗?我还想拜托你帮我准备一下食物啊。”

        总算是从混沌中拉回来了,山治只觉得胸内有什么东西堵着,喘不过气来,他沙哑着说,好,可以。待到路飞走后,他的眼前一阵晕眩,喉头只觉一阵腥甜,什么东西混着眼泪滴滴答答掉在他一向很珍惜的厨房的地板上。他,连自己的手受伤了都没有注意到啊,不过,他又为什么要注意到呢?是啊,他确实只吃自己的菜,不过,也只是吃自己的菜罢了,我,只是一个厨子,有什么资格去牵住他生命中的那一根线?

         山治来到了婚礼晚宴,才知道幸福的人很难想起悲伤的事的下一句是什么。悲伤的人,更会想起悲伤的事啊。

         一切都像他所想的的那样,宴会处处摆着桔梗花,场面盛大极了,从未有人见过如此盛大的宴会,会场中央摆着一个肉做的塔,婚礼蛋糕正散发着迷人的气味,正如山治所料想的那样,美味极了,有爱情的味道,只不过是一段过去的,但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又有谁会在意这些呢?路飞穿着西装,黑色紧身,皮鞋擦的可以映出人影来,整个宴会的主色调是白色,纯洁的白色,美丽的白色。一切就像山治说的那样,只是新郎不是他,而是一个他素来很讨厌的人,那个绿藻头。啊,不过自己讨厌也没有用吧,毕竟最关键的那个人很喜欢呢,大概喜欢的要命。

        “啊,山治,你来了!”

        “嗯,我来了,绿藻头你可真是傻人有傻福,你要是待他不好我定饶不了你,就这样吧,要幸福。”

        “你才是,你要待他好。”

         什么?我?那个肌肉混蛋在说什么东西啊。山治嘟囔着,所以,理所当然的,他没有听到远去的索隆说的话:“如果,他还能活下去。”

         作为一个厨师,山治听过这样一个传说,如果你怀着幸福去做一个蛋糕,吃下的人将会爱上你,如果你把怨恨的血滴进蛋糕里,那么吃下去的人将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山治等待着,等待着把蛋糕端出来。终于,路飞和他的新郎吃下了蛋糕,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路飞转身对山治说:“太好吃了!”绽出了一个山治无比熟悉又无比疏离的灿烂的笑容。

         当然什么事都没有,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用那所谓的传说,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恨不起你啊,更何况,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我的船长。我到现在才知道啊,桔梗花,原来还有“无望的爱”这层意思。

        无望的爱,因为无望,所以,我选择只是喜欢你。

        远处的索隆看到山治的样子,忍不住对路飞说:“喂,那家伙真的没事吗?”那个少年装的若无其事,吹着口哨,说:“没事啊,我反正断了他的念想,而且我又和你在一起,他不会知道我的身体状况的,更不会亲眼看到我死的,再说,我伤他那么深,我死了,他也不会怎么样吧。他不会难过的。”

        “你…真的只剩下三个月了?”

         “嗯,特拉男是这样说的,他说他也没有办法,除非给我做不老手术,但我知道给我做了特拉男就会死掉啊,再说,一个人活在世上是很孤独的,我不会让他给我做的。”

        所以说,山治,你真的很幸运,这个少年真的爱你啊,爱到情愿自己一个人背负痛苦与误解,万死不辞。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

       “嗯?索隆吗?反正是假结婚了,索隆可以再找一个会照顾你的女孩子啊,怎么,你不会也喜欢我吧?”

       “切,谁喜欢你啊,我只是觉得以后会比较麻烦。”

        真的是喜欢你啊,可你也从来没考虑过我啊,你就没有想过,看着你死去,我的心也会痛吗?我不比那个圈圈眉爱你少,我,为什么要担负这样的痛苦啊?大概是因为你吧,你的计划里从没有我,你也从没爱过我,这,就是区别。

        山治最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不过是在路飞死之后了。

        原来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 是有其他翻译的,只是山治知道的太迟了。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我们的爱,就像桔梗花,无望而永恒。

         “山治,真是很抱歉这么就走掉了。”

       “你说过你更爱女人的,所以我有拜托汉库克照顾你。”

        “抱歉骗你这么久,不过如果当时告诉你你也会死掉的吧。”

        “我实在太爱你了,所以不舍得你死掉。”

         “以后想我就到海边来吧,我就在那里哦,不过不用给我带肉啦!”

       笨蛋,说什么爱啊爱的,不害臊。

        我也爱你,从创世到宇宙毁灭,不改不换。